孙氏潇翊

死宅,后妈,节操已死⊙﹏⊙

與徐氏書

卿卿吾妻,見信如晤:
建安九年一別,甚為掛念。嘗入夢一晤:卿所居何處?衣食可安?欲問之,然終默然不敢語。今夜臺枯骨,獨登望鄉。所優所思,唯卿與松兒。
與卿結縭數載,同行同止,未見別離。翊自負年少,行事多有不周。幸得卿在左右,時時提點。卿賢若此,夫復何求。卿善卜術,得窺天機,欲為翊閉禍。未用卿言,卒致災禍,此翊之過。然事已難追,縱翊心中悔恨萬分,不可挽也。徒累伯海,為翊傷體;卿亦涉險雪恨,倘有不測,翊死亦難安。卿乃烈性之人,然終為女子。賊既已伏誅,萬望保全己身。
吾之恨,未及與卿白首,未見松兒初成。松兒年歲見長,料應有庭前幼木之高。疇昔與卿所共樹之木,今為翊觀吾兒長成,此何幸之,亦何悲哉!
黃泉之人,不敢有所求。伏願卿與松兒安健,百年之後,再享天倫。
夫翊,再拜頓首。

欲寄此書,然冥途難通,青鳥不尋。念此生長別,不覺潸然淚下……

想了想還是發上來了,受媳婦兒的與翊書影響寫的,但是遠沒有她寫得好,還都是捅刀……
一年沒碰語文已經死的差不多了,尤其用文言寫的半白不古的_(:зゝ∠)_

尽信书不如无书

       提到《三国演义》,人们总不免想起足智多谋的诸葛亮、赤面赤胆的关羽、狡猾奸诈的曹操……还有那个以“气量狭小”著称于世的周大都督。说来也巧,似乎罗先生以后,大凡提到不能容人的,都以周都督为例。似乎就是一种惯性吧,周瑜的“气量狭小”与诸葛的“容人之姿”已经成为了多数人眼中的固定模式。似乎这就是真相一般,但却往往忘了:一部演义之所以是演义,正是因为它并不是真正的史籍而仅仅是供人饭后闲谈的小说。又有多少人去真正静下心来阅读其他关于三国类的史籍呢?有多少人知道《三国志》中的周郎“性度恢廓,大率为得人”呢?就算是《三国演义》中的那个周都督,在子敬建议留诸葛在吴为官时也并没有因为诸葛亮才能超过自己而断然拒绝。有人说过:对敌人的仁慈是对自己的残忍。那么,忠于孙吴,希望尽早剪去“刘皇叔”羽翼的周瑜有什么“气量狭小”的过错呢?许是《三国演义》数百年来的脍炙人口,历史的长河渐渐被一层薄雾笼罩。难再有人在看清它真正的模样……只因罗贯中先生的几笔戏言,掩盖了本初的历史。让多少人以为《三国演义》就是一部历史呢?我无法否认《三国演义》在我国传统文学文化史上不可磨灭的地位,也无法否认其中的“七分真实”。但那些所谓的“三国迷”们仅仅捧着一本《三国演义》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只要把其中的人物和“历史”背会了就已经掌握了三国。更有甚者,我曾在一个关于三国的贴吧里看见有人叫嚣着“苏东坡从未看过《三国演义》,竟把诸葛亮标志性的羽扇纶巾写成周瑜!”如此颠倒历史,不也是一种可笑可悲的表现吗?
      “历史就像个小姑娘,在每个人的眼中美丑都不一样。甚至还可以随着自己的喜好打扮。”自古就有成者为王败者寇之说,对那些成功者而言,他们就是历史。而那些反抗他们的莫不是大奸大恶心存歹念之徒。当年血染玄武之后,君不见史书上所载,皆是宣扬秦王如何雄武而太子如何奸险……唐朝以前,帝王不得翻阅当世起居注,而自李世民之后,当朝皇帝皆可任意干涉当朝史料的的记载。太史公们所写出的历史便因此有了粉饰与贬低。来者可追,文过饰非。谁又知道那个真正历史的模样呢?
        记得有人说过“尽信书不如无书”,帕斯卡也曾说过:“人是有思想的芦苇”。那么,为什么不用我们引以为傲的思想去仔细地思考、阅读呢?何以在愈加文明的现代生活中,人们反而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是因为快节奏的生活令人来不及思考吗?还是仅仅因为自己的懒而不愿去思考呢?只是一点点地拾人牙慧,却忘了去分辨其中真正的善与恶,美与丑!
       孔子云: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若没有了阅读中的思考,只是机械地储存堆积所谓的知识,那么我们与那些飞禽走兽有什么区别?别忘了,人之所以可以自诩为万物主宰般的存在,不正是因为我们有着其他物种所没有的思考能力吗?
       尽信书不如无书,这从来不是危言耸听……

                                                                  文悱
2016.4

【两仪葱】一则故事

从前有一只棕熊精
他爱上了【划掉】一根葱【划掉】传说中的青龙神君
然而人妖殊途
神妖自然也不行
当然
绝不是因为他怂的原因
于是他就趁青龙神君下界历劫时一起溜了下去

青龙神君转世成为一国君主孟章
却备受制肘
棕熊精为了神君成为了一名出身贫寒的士子
化名仲堃仪
辅佐孟章

什么
你问他为什么不直接投世家出身?
他又不傻
孟章怎么可能喜欢世家的人

然而就在两个人努力治国怼世家顺便谈恋爱的时候有只【划掉】单身狗【划掉】遖宿王看不下去其他谈恋爱的于是率军进攻他国
仲堃仪就不干了
我为了追媳妇儿从天上追到人间结果你窜出来给我添乱?
这时孟章又被世家下了毒命不久矣

仲堃仪很生气
干脆把孟章弄成假死接出宫去
然后联合其他三国一起把遖宿赶回越支山
顺道把三大世家也给做了
扶立了一个孟氏族人就和孟章隐居去了

很久很久之后
当均天都已经成为一个传说时
仲堃仪和他的王还隐居在一处山林里
除了时不时喝醉了溜去隔壁白虎神君家床底下唱歌
一切安好

莫名其妙的脑洞,算给自己的生贺了。临时写的,处处都是bug感觉圆不回去了OTZ

无题

均天三百三十二年
遖宿举兵进犯
吞并天枢
同年
天枢上大夫仲堃仪投奔天璇

均天三百三十五年
仲堃仪率天璇天权联军击退遖宿
收复天枢旧地

『如今天枢收复,不知仲兄有何打算?』
儒雅的蓝衣公子与他并行在泥泞的路边
看着往来不绝匆忙走过的行人问到
『公孙兄也看到了,如今战火刚过百废俱兴,正是休养生息之时。我正想请求主上,准我留在天枢负责此地的善后事宜。』
『我原以为依仲兄性子不会如此决定……』公孙钤轻叹一声,『也罢,王上那里自有我去说。』
他怔愣了一下,其实想起了什么。
许久方自嘲道:『原来的我确实不舍放弃这大好前途。只是这几年战祸不断,见惯百姓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到底,还是不忍吧……』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乱世天下,最悲哀的,始终都是百姓』
他的目光望向远方青葱山色

『王上,有些事能忍,有些事则不能忍。微臣不才,但却愿意一试』
『并非本王不信你的能力,而是战火一起,必定绵延至我天枢全境。让那些辛苦过活的百姓来承担这些,那对他们不公平……』
微昏的宫室内
只剩下他与病榻上的王
明知道那人已是到了最后
却还按不住心中所想
『你若放手一搏,微臣甘愿以命相随。可是您现在妥协,无疑是自断后路。遖宿的毓埥又怎会容您韬光养晦……』
『微臣自认有济世之能,若是不能为王上分忧,也只能另寻一番天地……』
『王上对微臣的恩情,微臣铭记于心』

三扣谢君王
从此参与商

『仲兄?仲兄?』
『抱歉,是我走神了……』
他歉意地笑笑
同公孙钤一同向前走去




脑洞而已
尽力了
文笔太差伤不起(இωஇ )

看到扭三里小乔和公瑾说他要杀诸葛是嫉妒诸葛才华不下于自己,尼玛如果这是真的老子真想一口水喷死小乔!!!

港真我不觉得周瑜要杀诸葛亮是嫉妒其才华,就是在《三国演义》里也有一段是鲁肃建议周瑜招诸葛入东吴【同事东吴】,都督当时是同意的!!!后来诸葛不肯放弃刘大耳才让都督起了杀心【→注意这是我立论的依据!!!】

麻烦各位想一下,如果周瑜是气量狭小的人一开始就不要同意让诸葛事吴不就好了,诸葛如果事吴那『才华不足』的自己岂不是更要被诸葛压制?直接杀了就好干嘛还要让诸葛瑾去招诸葛入东吴?但是结果是【瑜善其言】,都督同意了。之后诸葛不同意才【周瑜闻诸葛瑾之言,转恨孔明,存心欲杀之】尼玛道不同不相为谋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不懂吗?!!!诸葛不事东吴去辅佐刘备那迟早要和东吴对上的啊!!!难道你们还指望敌人羽翼丰满之后再费劲灭掉吗?脑子瓦特啦?

我不懂一些人为什么会一个劲的说周瑜气量狭小的,《三国志》不好好看也就算了毕竟不是人人都忍得了文言的枯燥,尼玛《三国演义》看看好行伐?!!!一群跟着骂周瑜的我都怀疑你们到底有没有看《三国演义》。

呵呵,不服来战!!!

政丹四篇.其四

四.而你的一切,终将属于我

燕王喜三十三年
秦军俘虏燕王喜
灭亡燕国

他看着跪在王座下瑟瑟发抖的男人
顿时觉得厌恶至极
『如此懦弱愚蠢的男人,竟也配是他的父亲?』
他恶意地想着
又想到那人正是被眼下这位『好父亲』所杀
更是目光不善

男人似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
抖得更加厉害
他终于让人把男人拉下去关起来

【寡人不会杀你,但同样绝对不会放过你】
他无意识地摩挲着腰间的锦囊
对着男人说

出了殿门一路返回寝宫
他随手挥退侍者
才小心的打开寝殿内的暗格

一方漆黑的牌位静静躺在暗格内
他将牌位取出
又解下腰间锦囊放在一处

孤独的君王似是得到了什么乐趣般
一遍遍的用指尖在那方牌位上描摹
一笔一笔勾勒出那人的名字

『你看,我已经快要完成当年的誓言了……』
男人嘴角扯开一丝残忍的笑意
『而你的一切,终将属于我』

◆关于燕王喜,资料上结局是被活捉,之后不详。这里私设活捉后被软禁

◆关于锦囊,私设为太子的部分骨灰……

◆关于始皇帝,黑化病娇……已经很明显了吧【顶锅盖跑】

咳,本人天生后妈【捂脸】不适点叉谢谢

当初学荆轲那篇课文看到注释还不懂哪里有始皇帝对太子丹说【天雨粟,马生角】顿时就被萌到了,之后就写了四篇政丹段子,不过杯具的是后来不小心把初稿弄丢了QAQ所以才趁最近有时间又开始重写【趴】如其一所说很多细节设定都记不清了,所以可能不一定连贯。如果写的不好还请多多包涵

                                                                                                                                                                                                              硫荧拜上 

政丹四篇.其三

三.燕国必破

[启禀王上,燕王愿献上太子丹首级求和]
【呈上来罢】
他高坐在王座上
神情冷淡

[诺]
看着侍者小心翼翼地将函盒放在案桌上
又将视线移到盒中
那人眉目依旧
只是面色惨白
透着死亡的气息

他伸出手
轻轻摩挲着那冰冷的面颊
目光却无意间瞥到那人唇角似还有一抹若有若无的笑
仿佛在嘲笑着什么

【放肆!】
手猛地将案桌掀翻
一旁的侍者顿时将身体压得更低
哆哆嗦嗦的
他厌恶地摆手挥退

『那吾便等着那天的到来…… 』
想到那人当初说的
他心头冷笑
面色一片狰狞
【明明是你说好等的,现在却又不做数……那好,寡人定要你在天上也亲眼看着燕国覆灭!】

他捧起那颗冰冷的头颅
宛若眷恋地覆上一吻

【来人,告诉王翦。燕国必破……】

◆关于背景,荆轲刺秦失败后秦王政派将领王翦、辛胜率军攻打燕国。燕王喜听信代王嘉的话斩杀姬丹并将其首级献给秦国

◆关于防腐工作……初始设定是仅用木函但考虑到燕国与秦国的距离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设定所以还是不明确写了,私设是进行过防腐处理的OTZ还有就是始皇咳……有点病态了

◆关于太子的笑,个人以为是太子在死时一种无可奈何的自嘲。恩也有少部分其他的因素情节需要不再赘述

◆关于情感,始皇帝与太子之间年少友好但到太子质秦后两人关系恶化甚至发展到派人行刺。有人认为太子很可能是出于私怨。所以私设有始皇帝单向情感【OOXX会有的,但荧不会写H【45°望天】】再加上始皇帝要统一六国势必会消灭燕国,国仇私怨,太子因此和始皇帝决裂

政丹四篇.其二

◆私设满满,不喜点叉
二.天雨粟,马生角

燕太子丹初质于赵
后归
复质秦

他跪在冰冷的陛阶前
眼眸低垂
不去接触那道慑人的目光

[你,想回燕国?]
斜倚在王座上的男人终于出声
带着不辨喜怒的冷冽
【丹离国日久,思念故土。望大王乞怜,允丹归返……】
[呵]
男人直起身
[太子归心似箭,寡人岂忍阻拦?]
他正俯身要拜
却听男人继续用冷冽到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说道
[天雨粟,马生角……便是太子归国之日。太子意为何如?]
【丹以为……】
[想来太子亦不会反对,毕竟燕国弱小,无论如何也挡不住我秦国铁骑罢?]
男人嘴角含笑
俯视着因为愤怒而抬头仰视的他

指节因不自觉地攥起而微微发白
竭力才压下心中的不甘与怒意
他俯身
【丹……如大王令】

◆关于年龄,姬丹质秦是秦王政十五年。这时始皇帝二十八岁,太子按上篇私设大约三十二岁【默】

◆关于『天雨粟,马生角』,荧脑补时鼻血狂涌,这满满的占有欲呦~就是不让你走什么的~【腐笑】也是愚蠢的笔者脑补政丹段子的开始

◆关于性格,荧私设始皇帝腹黑加占有欲极强【后面两篇会有病态倾向】。太子温润有礼但绝对不是小绵羊……嗯逃嘛肯定是要逃的,然后就是荆轲刺秦。不过出于情节以及笔者文笔承受能力考虑刺秦这段就跳过了OTZ

政丹四篇.其一

 ◆私设满满,不喜点叉
一.吾名姬丹

赵都邯郸
他走在行道上
看着依旧萧条的两边
不觉轻叹

蓦地从巷口钻出一个孩子
身形狼狈
衣衫凌乱
正撞到他身上
孩子身后
一群同样半大的少年紧追不舍
鬼使神差的
他拉过那个孩子
藏到身后

待人群追过
他才将孩子从身后拉出
仔细端详
男孩看起来只有六七岁
破旧的衣衫堪堪挂在身上
脸上还有些淤青
但不知为何
男孩眉眼间隐隐有些莫名的贵气

『有趣』
他暗想
【你是谁?他们为何追你?】
男孩戒备地看着他
半晌
才闷声说
[仇家的孩子,不打还能和平共处不成?]
【稚子何辜?】
[国家不同便是罪,六国中的血海深仇还少吗?]
【小小年纪想的倒是不少……】
他轻笑
【不知小友可有良策解决?】
[既是六国间的问题,若六国不存天下一统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好大的野心。】
他起身离开
【那吾便等着那天的到来……】

[喂,我叫赵政。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喊道
他转身
对着男孩揖手
【吾名姬丹】

◆关于始皇帝在赵国的时间大概是是九年,所以这里私设始皇帝年龄九岁但还没回到秦国之前

◆关于燕太子丹找不到具体的出生年岁,所以私设比始皇帝大一些

◆关于质子的监视及交流问题,按理说是很严格的。但是考虑到故事的发展私设为长平之战赵国人口锐减造成的人手不够。另外故事的起因也是由于长平之战赵国人对秦的仇恨辣⊙▽⊙

◆关于姬丹对始皇帝统一天下的看法,毕竟他还不知道始皇帝的真实身份以及始皇帝目前看起来只有六七岁【其实略大】。所以童言无忌……

◆关于始皇帝的言论,私以为他是在赵国长大又承受了赵国人对秦国的仇恨所以这样大的年纪还是有可能有的【望天】古人早熟嘛【顶锅盖跑】

◆关于愚蠢的笔者,其实这篇并不是初稿而是在初稿丢失很久后才有的第二次产物OTZ所以好多设定忘得差不多了QAQ不过一些内容也会在考据历史后尽可能完善哒【你要信我啊【刘皇叔脸】】

【长河吟、顾曲】

顾曲:

阙语有云:曲有误,周郎顾。只是回头顾曲间,停驻谁的目光?

除夕晚宴,百官锦衣华服,觥筹交错

他一袭火红的盘纹长袄

独自坐在位置上喝酒

“叮”

一曲有误

他持觞下意识朝主座望去

果然看见那充满戏谑意味的眸子

微微一笑

只一眼

便已沉沦

“公瑾?”

主座上的吴侯步下玉阶

站在他面前

他回过神来

碧色的眸子依旧灵动地转着

却不是那双带着戏谑的眼眸

他拱手作揖

“瑜,失神了……请罪”

不是那人……

是了,

那人

已经不在了啊……

伯符……



潇翊拜上

额,和《弈棋》就是一对的,不过这个很早就发过了【望天】,索性再发一次好了Y(^o^)Y。谁以前看过的话不要在意名字的问题,嗯我就是硫荧→_→